要闻分析 - 六四31周年 香港禁烛光

2020-06-01T22:21:51Z
要闻分析 - 六四31周年 香港禁烛光

每年“六四”周年之际,香港,澳门都有六四烛光晚会。这个日子在中国大陆特别肃杀,一切有关六四的公开纪念都不可能,只有六四那夜孩子被中国军方射杀在北京城的“天安门母亲”,设法去郊区公墓集体拜祭。六四三十一周年,这一切似乎都成为不可能。

今年很特别,六四纪念日来临前夕,中国人大推出了港版国安法,在民主派看来,香港的一国两制自此而后,更加残破不堪。能否一如往年,举行六四纪念活动,也成了一个检验香港还留下多少政治自由的重要标志。果然,一切侥幸心理都是枉然的,香港,澳门特区政府都以防止新冠疫情的理由,拒绝有关举行烛光晚会的申请。

澳门终审法院星期五驳回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举办六四烛光晚会的上诉,指警方出于疫情考量而不准许举行集会的决定无可指责。香港警方也做出同样的决定,以新冠疫情的理由,禁止在维园举行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

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每年都有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秉烛纪念天安门亡灵,这里被指是全中国唯一一处可以自由祭奠为民主而死的中国先驱者的地方,本身也是作为中国的香港,拥有中国大陆不曾拥有的自由的象征,一国两制,透过纪念六四 的维园烛火,自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每年向世人闪烁昭示香港独特的存在。

去年,六四三十周年已是在极其紧张的背景下举行,当局试图通过送中条例,激起港人强烈反对。六四三十周年日当天,维园爆满,来了无数人。几十年,年年秉烛纪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参加者数十万,有时数万,港人年年坚持,去年又是一个高潮。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之后一个星期,反送中风暴爆发,这场重大政治危机,持续半年之久,有时候,游行人数超过百万,可谓倾城而出。

北京支持的香港当局拖延许久后无奈中抛弃修例,但拒绝接受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尽管中国大陆的官媒给反送中戴上“港独”“暴徒打砸抢烧”的帽子,11月份香港区议会选举时,泛民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这场胜利大约让北京看清了香港的民心所向,他们愈加害怕香港成为他们所描述的“颠覆基地”。让全国人大替香港立法,中共下了最后的决心。北京称,此法对反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很有必要。

香港警方在去年底反送中示威中被指暴力执法,反送中显露了林郑月娥当局的真实面目,也彻底葬送了香港警方多年好不容易积累的良好声誉。星期一,香港警方在发布的文告中明确表示,不会允许这个星期四在维园举行六四烛光纪念活动,因为这将“对公众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香港已经连续两周没有确诊任何新冠患者,周日周一,连续两天确诊五起,似乎给警方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对于六四烛光晚会的组织者,亲北京的特区政府是利用病毒来阻挡这一早已让北京愤怒的维园烛光晚会。

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几十年如一的组织者---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对媒体表示:“我不明白当局为什么会禁止这一纪念晚会,他们已经允许学校开学,卡拉OK,游泳池对外开放?”组织者呼吁市民在周四晚间八点,不管你在什么位置,点燃一支蜡烛,静默一分钟,向牺牲者致哀。李卓人表示,他们不允许我们去维园秉烛纪念,我们将在全港点燃烛光。

这将是香港三十年来首次禁止纪念六四。在中国大陆的天安门死难者的亲人今年更不好过。“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对香港媒体表示,死难家属无法在6月4日当天到北京万安公墓进行集体祭拜。北京公安局禁止他们当天前往,他们的理由同样是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

1989年爆发震惊中外的六四屠杀事件后,多位死难者的母亲成立了“天安门母亲”,要求追究屠城责任,每年六四,她们都会到万安公墓对死难孩子进行集体祭拜。尤维洁表示,即使无法集体祭拜,死难者家属也希望能在当天分批到墓地,不接受警方禁止他们去拜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