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美国的对头乐坏了

2020-06-02T00:01:33Z
这下美国的对头乐坏了

“暴力执法是根植于美国的慢性病”,“人民的压迫者”,中国,伊朗这些经常被美国批评人权纪录不佳的国家,这次充分地利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美国骚乱的机会在种族问题上猛烈批评华盛顿。

法新社在题为“狠批美国‘种族主义’,华盛顿的对头乐坏了”的报道中引述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的话说:“我们的外国对手利用这一危机来播撒混乱”。

他指的主要是中国,伊朗,程度轻一点的有俄罗斯,他还点了津巴布韦的名,这点令人吃惊。

共和党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卢比奥说,社交网络上有“三个敌对国家”反美帐号非常活跃。

他补充:“他们给火上浇油,宣扬暴力。”

这些国家公开地谴责美国警方导致弗洛伊德之死:一位被执法的白人警察以暴力致死手无寸铁的黑人,他们特别强调一周来骚乱正在扩及美国众多城市。

德黑兰自不带说,伊朗是美国的一号敌人, 他们指美国警察使用“膝盖顶着脖子的技术”使黑人青年丧命,并将其同特朗普政府对8000万伊朗人两年来使用的“超级压力”做比:

伊朗外长扎里夫称:“他们没有能够让我们跪下,他们也未能成功地让非裔美国人低头。”他的发言人则形容美国是一个“压迫者的国家”。

针对美国国务院一则推文呼吁“热爱自由的国家”团结起来,指责中国背弃对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以“我不能呼吸了”反讽,华春莹这是参照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压住快死前不断重复的一句话。

北京揭露美国的种族主义像“慢性病”。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埋怨:“中国领导人乐死了”,但他立即表示,“我们与中国的区别在于,造成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正在被司法调查,将被追究,将会有一场公平的审判。”

他对ABC电视台说:“美国人愿意和平示威的都将被允许,他们绝不会被扔进监狱”。

这一点上,中国如同伊朗,经常被华盛顿,同样也被国际组织谴责大规模违反人权。

人权第一观察组织别尔申斯基对法新社表示,这些政府“嘲讽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他们批评美国,他们的动机是犬儒主义的,不过为了转移别人关注他们的人权问题。”

但是,他们的确点到了美国的痛处。

这位奥巴马时期美国国务院的官员说,美国最伟大的力量一直是给全世界做楷模。所以,“当美国人被我们的警察用暴力镇压,或者遇上如特朗普这样的赞赏暴力的领袖,美国维护人权的信用就被置于危险境地。”

他的看法是,美国不管哪个政党执政,种族主义的问题一直存在。这是一个在同时由高尚的民主理想以及野蛮的奴隶制基础上建立的国家。

他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努力去理解那些和平示威者的痛苦,以示他将努力消除美国的种族歧视。

如此,批评不仅仅来自美国的对头,非盟也要求美国“消灭所有形式的歧视”。纪念弗洛伊德的示威活动现在在美国的西方友邦国家也越来越多。